防腐木凉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木凉亭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曾是孤独的小孩

发布时间:2020-07-13 17:11:41 阅读: 来源:防腐木凉亭厂家

【回忆的开始】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在小我一岁零五个月的妹妹罗瑗瑗出生后,父母将我送到了外公身边。

在外公那里,我很幸福快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在外公的宠溺下,我嚣张恣意地快乐着。

五岁的时候,因为要上小学了,父母将我接回自己身边。记得母亲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不肯叫她妈妈,我只是一边吮着棒棒糖,一边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这个远道而来、神情哀伤的女子。在我的大哭大叫、连踢带踹中,母亲将我强行带上火车,返回了我的家。

从此,我的幸福终结,苦难开始。

在外公身边,我是小公主,可是,在父母身边,另一个小姑娘,我的妹妹才是小公主。

两个年龄相差不大的孩子,又都是唯我独尊地被养大的,在一起时免不了抢玩具、抢零食,我一再被父母嘱咐和警告,你是姐姐,你要让着妹妹。

只要她想要的、她看上的,我就要一声不吭地放弃。

我从叽叽喳喳,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每次痛苦孤单时,我就会想着等我长大了,可以自己坐火车时,我就回到外公身边,唯有那样,我才觉得自己的生活还有点盼头。

【躲进角落】记忆中最深的一幅画面就是黄昏时分,母亲在厨房忙碌,父亲下班归来,打开了门,第一声就是瑗瑗,妹妹高叫着爸爸,欢快地扑上去,父亲将她抱住,高高抛起,又接住,两个人在客厅里快乐地大笑着。

我就躲在暗处,沉默地偷窥着。一小时,没有一个人问我去了哪里。那种感觉就像我坐在宇宙洪荒的尽头,四周漆黑一片,冰冷无比,孤单和荒凉弥漫全身。

直到晚饭做好,母亲把菜全部摆好后,才想起叫我吃饭,我仍然躲在书柜、沙发、墙壁形成的死角里不出来。我又是自伤,又是自傲,在心里莫名其妙地一遍遍想着: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我?迟了,已经迟了!

因为我人小,缩坐在角落里,是一个视觉盲点;他们又怎么都想不到,我竟然就在客厅,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这又是一个心理盲点,所以父母一直没有找到我,惊慌失措下再顾不上吃饭,冲进冬夜的寒风里,开始四处寻找我,而我只是坐在客厅的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一切的发生。

这场闹剧一直持续到深夜,后来,妹妹捡滚落的积木时发现了我。这个家伙一脸我军抓住国民党特务的兴奋表情,邀功地去上报,父亲抓住我想打,母亲拦住了他,问我原因,我看着父亲的大掌,想都没想就冲口而出:我没听到你们叫我,我看着看着图画就睡着了。

我人生的第一个谎言让我免去了一顿铁掌炒肉。

【孤独中的朋友】还差一个月六岁的时候,我进了小学。

我的成绩很不好。我从头到脚都不是老师喜欢的类型,所以我就越发地性格孤僻、沉默寡言、成绩不好。

不过,这些都没有什么,我甚至交到了一个极其要好的朋友葛晓菲,她是班上的第一名,是独生女,非常羡慕我有一个妹妹可以一起玩,而我羡慕所有的独生女。

葛晓菲很喜欢说话,而我很不喜欢说话。除了这个互补的不同点,葛晓菲和我还有一个共同点,我们都不喜欢回家。常常放学后,别的同学都早已回家时,我们俩仍然在学校里四处徘徊。

徘徊得多了,一来二去,我们俩成了好朋友,我感觉她才是我的姐妹。甚至一颗糖,我也会留一半给她,她对我也极好,只要我想要的,她宁可自己不要,都要留给我;我不开心时,她总是想尽办法逗我笑。

因为有了晓菲,我的生活虽有阴影,却仍算快乐。可是,生活大概觉得我这个小骆驼的负重还不够,所以它给我扔了一根很粗的柴。

一学期之后,因为父亲的工作调动,我要离开这里,到一个新的城市,我和晓菲挥泪告别,她抱着我大哭。我当时虽然没有哭,可是一坐上车,却开始狂掉眼泪,还不愿让父母发现,需要紧紧憋着气,才能不发出声音。

小小年纪还未真正懂得什么叫离别,却已经为离别在哭泣。

【邪恶的新老师】进入新的小学,我遇见了一个新的数学老师赵老师。从此,我人生中新的苦难开始了。

这个邪恶的巫婆让我至今对老师有心理阴影。

大人们常以为孩子很多事情都不懂,实际上我们的心很敏感,我们都有面子的,我们很讨厌被人当众训斥。而她每堂课都喜欢把我叫起来提问,讥讽我几句。我的笨拙,我的学习成绩差,我的不会说话,甚至我的孤僻性格,都令她不满意。至今还记得她撇撇嘴,斜睨着我,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你怎么没一点儿小孩子的样子?又呆又蠢,也不知道吃的饭都消化到哪里去了。

在赵老师明显的轻视下,班里的同学也受到了影响,她们开始不喜欢和我一起玩,跳皮筋、打沙包、踢毽子,没有人想和我一家,几次的尴尬后,我开始自觉主动地疏离于整个班级之外,常常她们在一起玩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坐在花坛边上发呆。

在家里,我孤单一人,需要处处让着妹妹。在学校,我孤单一人,老师同学都不喜欢我。

青岛设计工服

北海订做西装

福州工作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