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木凉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木凉亭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从我的男孩幸福近在咫尺看没落的台湾偶像剧为何无法翻身

发布时间:2020-10-15 05:07:45 阅读: 来源:防腐木凉亭厂家

《我的男孩》、《幸福,近在咫尺》尚且谈不上台湾偶像剧的新式再生,姑且只能算是“台偶的内地变形记”。

文|小麦

最近,因为种种原因被下架10天后,林心如主演的网剧《我的男孩》于1月18日再度登陆视频网站。无独有偶,台湾元气少女陈意涵初次跨界执导的网剧《幸福,近在咫尺》同日在腾讯视频全网独播。两位台湾女神执导的作品让网友找到了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与台湾偶像剧久违相遇。

从《流星花园》刮起的台式偶像剧旋风席卷而来,经过《王子变青蛙》、《命中注定我爱你》、《恶作剧之吻》、《我可能不会爱你》的洗礼,两岸三地对台湾偶像剧不可谓不痴迷、眷恋。

然而仿佛短短几年间,台湾偶像剧恍若淡出大众视野,再没能出现爆款影视作品。曾经填充80.90后两代人青春与回忆的台湾偶像剧缘何式微,新剧《我的男孩》《幸福,近在咫尺》的出现是否是台湾偶像剧复苏的征兆呢?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台湾偶像剧

谈起台湾偶像剧,相必80.90后两代人很有共鸣,偶像剧教母柴智屏的《流星花园》陪伴他们度过青春时代。主演言承旭,周瑜明,吴建豪,朱孝天,徐熙媛风头一时无两。网络上充斥着几人的娱乐报道,大家对F4的崇拜席卷中学校园,有关他们的海报,宣传照,采访照以及其他小物件,都成了中学生的心头宝。

《流星花园》以平均收视6.99刷新台湾电视剧收视记录,并保持到2006年,开启了台湾偶像剧的先河。讲述了平凡女孩杉菜为好友出头惹怒F4四大家族之后的F4,从此展开了她与F4之间的爱恨情仇。

剧作亮点:在八九十年代荧幕上苦情琼瑶剧还在如火如荼上映之际,《流星花园》为年轻一代打开了新世界大门。该剧让少男少女集体沦陷在王子灰姑娘的幻梦中,是台湾偶像剧“青春与梦幻”式开端,开启了华语电视的偶像剧时代。该剧对80.90后的影响不亚于每年暑假、寒假轮番热播的《还珠格格》。

不过,因为有大量中学生模仿该剧进行校园暴力,2002年广电总局发文禁播《流星花园》。 自此,该剧封存在大众的回忆中,近年来《一起来看流星雨》、新版《流星花园》的翻拍也不过是对上层的招安之作。

由陈铭章和刘俊杰执导,由明道、陈乔恩、赵虹乔、王绍伟主演的《王子变青蛙》台湾偶像剧于2006年6月在台湾首播,该剧讲述了单均昊在结婚前夕在一场意外当中失忆被瓦斯行工作的叶天瑜救起,从此“王子”变成了“青蛙”衍生出来的复杂的爱情纠葛。

根据尼尔森收视统计,《王子变青蛙》首播获得3.92的收视率,随后以平均7.09、最高8.05的收视率,打破台湾偶像剧《流星花园》所保持的最高收视率纪录6.43。

剧作亮点:初代“道总裁爱上我”,教科书式偶像剧,童年回忆杀。失忆、车祸、互换身份等经典片段不胜枚举,只能说看过《王子变青蛙》,此后内地的多数情剧不过尔尔。明道颜值巅峰之作,陈乔恩初露头角之作,言情教父陈铭章早期作品,该剧热播成就了三人。

“百年修得江直树,千年修得李大仁,万年修得何以琛”,其中荧幕经典男神江直树就诞生于《恶作剧之吻》。该剧讲述了迷迷糊糊、单纯可爱的湘琴与天才美少年江直树之间温馨可爱的爱情故事,是根据多田薰的漫画《淘气小亲亲》改编而来。剧情是高冷学霸与单纯少女的组合,近来热播的《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是不是看到了熟悉的味道?

剧作亮点:“从校园到婚纱”,小江夫妇当年萌翻了多少人!该剧开启女追男全新模式,台湾偶像剧至此已在海峡两岸风靡,影响远超日韩剧。

豆瓣高达8.9分的台湾偶像剧,一部经久不息,值得细细品味的好戏。如果说此前多部剧集都是青春洋溢活力满满的少女,《我可能不会爱你》则是一部鲜有的主打轻熟女的影视作品。年过,30岁的女人程又青与李大仁是一对不谈恋爱的好朋友,两人在各自经历了失败的恋爱后豁然发现真爱就在身边,最终由朋友变为恋人。

《我可能不会爱你》2011年取得了傲人的收视率,位列2011年台湾偶像剧收视率排行版第一名。该剧在第47届金钟奖上打破纪录,男女主角陈柏霖和林依晨拿下视帝和视后,同时包揽最佳戏剧、导演、编剧、女配角与节目行销等奖多项奖。

剧作亮点:扑面而来的文艺气息,对情感深入浅出的探讨,该剧罕见的获得了文艺青年的认可,是一部气质独特的小清新文艺电视作品,台湾偶像剧的新转型之作。

艺人出走、制作团队北上,日薄西山的台湾偶像剧

我们不禁发现,如今的电视屏幕上几乎看不到曾经熟悉的身影,耳熟能详的台湾金牌导演几乎没再推出新的台湾偶像剧。在内地荧屏上宫斗剧,言情剧,家庭伦理剧,抗日剧轮番上阵,大小荧屏好不热闹之时,曾经辉煌一时的台湾偶像剧早已走向下坡路。

台湾偶像剧何以出现如此的境地?

老套的剧情设定,根深蒂固的白马王子与灰姑娘的陈旧cp,加上台湾影视剧资金匮乏,制作水准底下,与之而来的是内地偶像剧的崛起,台湾偶像剧已见颓势。随之而来,台湾艺人出走,北上捞金,台湾影视艺人出现青黄不接。金牌制作班底随之北上,合拍片成为市场趋势,加快台湾偶像剧没落势态。

说到底,台湾艺人来内地所谓的开拓市场,不过因为内地的钱好赚。同样一部二十余集的电视剧,制作经费基本上是内地同等剧集的十分之一,艺人片酬更是不能与内地匹敌。台湾艺人片酬不过百万起价,内地动辄千万,“金钱”成为艺人与团队集体北上的重要原因。

林心如、霍建华、陈乔恩是来内地的早期艺人,如今都凭借多部内地影视剧站稳脚跟。金牌导演陈铭章也是较早进入内地的一波人,凭借“偶像剧教父”的活招牌,陆续拍摄《杜拉拉升职记》、《单身公主相亲记》、《克拉恋人》,品质网剧《遇见王沥川》亦是出自他手,一部部收视佳作奠定他在内地的地位。

曾经凭借台湾偶像剧有些热度的台湾小生们差不多都来内地发展,因为有热度、有粉丝基础,在内地找到了新的出口,台湾小生+内地小花是影视剧的标配。杨幂、阮经天搭档出演《扶摇皇后》;迪丽热巴在新剧《烈火如歌》中牵手周渝民;霍建华搭档内地多位女艺人出演《女医明妃传》、《如懿传》、《花千骨》等多部影视剧作品。

可以说,在台湾偶像剧式微之际,内地影视剧与台湾艺人、制作团队似乎找到了新的平衡——两地联手,跨区域合作,实现共赢共生。

《我的男孩》、《幸福,近在咫尺》不错,但远谈不上是台湾偶像剧的新转型

台湾偶像剧经过红极一时的顶峰时代,历经沉寂多年的洗涤,不可否认的是仍有小部分人在坚守,在探索台湾偶像剧的新出路。林心如主演的网剧《我的男孩》与陈意涵指导的网剧《幸福,近在咫尺》近期出现在观众的面前。

国内荧屏经过玛丽苏、杰克苏的无脑剧情轰炸,网友已对此类剧集免疫。《我的男孩》、《幸福,近在咫尺》新颖的人设,角色的时代性改编,让人眼前一亮。《我的男孩》讲述清纯小男生与御姐的化学反应,十分贴近生活,反映大龄剩女的爱情观,紧扣社会痛点。

爱情奇幻剧《幸福,近在咫尺》则是一部小甜剧,像韩剧《来自星星的你》致敬,男主拥有超能力,时刻守护女主,是一部“现代童话故事”。两部剧可喜的变化似乎令人看到台湾偶像剧的新转型。

但是,情节的新颖,剧情的有趣依然没能掩盖在根植于台湾偶像剧式的“青春与梦幻”。即使《幸福,近在咫尺》从台北到台湾的距离空间变换也不过像是人为的拉近内地与台湾的距离,是向内地观众的迎合之举。再谈女主自我救赎的电视剧《我的男孩》,半遮半掩的玛丽苏充盈整剧,俗套狗血故事脉络欲盖弥彰。

因此,小编认为《我的男孩》、《幸福,近在咫尺》尚且谈不上台湾偶像剧的新式再生,姑且说是“台偶的内地变形记”,不是吗?

【招聘】主编、记者【北京】

长沙中医治疗皮肤病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南宁治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