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木凉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木凉亭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紫金矿业低成本的诅咒

发布时间:2021-10-21 00:29:08 阅读: 来源:防腐木凉亭厂家

紫金矿业:低成本的诅咒

紫金矿业:低成本的诅咒 更新时间:2010-8-3 0:03:18   一场环保危机将国内最大黄金企业紫金矿业多年来低成本、高污染的破坏性经营模式,暴露在公众面前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宋清华

一群死鱼暴露了紫金矿业。

7月4日,福建上杭县下都乡渔民发现大批死鱼出现,他们的第一反应是“紫金山又在排毒水”。

“毒水”是渔民对紫金矿业采矿过程中所产生废水的称呼。汀江渔民经常因为“毒水”遭遇死鱼现象,只是紫金矿业从不承认两者之间的联系。

如此大规模的死鱼出现引起了渔民的愤慨,问题当即被反映至当地政府。据渔民回忆,当时死鱼水域的水质明显呈绿色。

7月12日,紫金矿业废水污染汀江流域的消息被证实,仅汀江流域棉花滩库区死鱼和中毒鱼即达378万斤;同日紫金矿业紧急停牌,公告了9天前的废水泄漏事故——紫金山铜矿湿法厂9100立方米含铜酸性污水进入汀江。

这正是汀江死鱼及水质变绿的原因,也是紫金矿业第一次公开承认污染问题。自此,紫金矿业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政府部门紧急介入,环保部、福建省环保局、福建省证监局等调查组随即赶到。

环保部会同福建环保厅、龙岩市政府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最后认定,此次事件是重大突发环境事件,事因在于,“企业污水池防渗膜破裂,导致污水大量渗漏后通过人为设置的非法通道溢流至汀江”。

责任追究迅速推进。福建省政府责令龙岩市环保局长辞职、上杭县县长停职检查。此前,上杭县政府也对县环保局局长、经贸局局长给予停职等处罚。上杭县公安局还刑事拘留了肇事铜矿湿法厂厂长、副厂长及环保车间主任3人。

以上所有处罚措施、环保部牵头的联合调查组的调查及处理意见都仅限于此次突发事故。

而在此前,居住当地的上杭人,已10余年不敢喝自来水。

多年来,上杭人仅买水一项费用累计支出便在亿元以上,因环境污染转产的下都乡渔民每年损失2000万元以上。

环保事件的背后,是紫金矿业赖以快速增长的“低成本采矿模式”——紫金矿业依靠当地政府支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低成本采矿模式,屡次受到外界质疑甚至遭到政府相关部门的立案调查,却均涉险过关。

事故之前

根据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结果,紫金人为非法打通6号集渗观察井与排洪洞,污水顺排洪洞流入汀江,是造成此次严重污染的主因。

实际上,这样的排洪洞还有很多。据曾在紫金矿业工作多年的一名工人介绍,紫金矿业依山建了很多排洪道,通往汀江388大坝、389大坝……415大坝。

多年来,紫金矿业就是通过这些排洪洞排放污水。

知情的行业人士说,紫金矿业湿法炼铜也有循环利用和环保设施,但系统并不能利用所有废水,而最后阶段积累的不能循环再利用的废水需要较高的处理成本。因此,紫金矿业会不定期通过排洪道排泄废水;而在暴雨天气,系统不能承受的废水会更多排放。这也是汀江每次大规模死鱼事件大都发生在暴雨过后的原因。

坊间流传,汀江水系的鱼已经有了较强的适应高铜环境能力,体内铜离子严重超标;尽管上杭人很少吃当地鱼,但在当地著名的肿瘤医院——梅县黄堂医院,不少病人来自上杭。

上述现象虽并无权威统计数据,也无医学证明两者之间的联系,但下都乡渔民手中的水质监测报告是他们强有力的证据——由于渔民担心上杭政府不承认监测水质来源,便设法使上杭水产局签字密封后,到广东化验。2010年6月份的一次水质化验结果显示,铜离子超标5倍。而上杭政府部门屡次拿出水质检测报告显示水质正常。

就是这片“水质正常的水域”,给上杭的渔业养殖户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死鱼损失,这样的情况让渔民心有不甘,多次向政府上访。

6月23日百名渔民的集体上访是为数不多的一次成功,所有死鱼获得赔偿。但紫金矿业方面并不承认死鱼与“毒水”有关,赔偿事宜也是政府代为出面。

6月29日,下都乡渔民手中拿到了一个盖有“上杭县人民政府”印章的通告,“建议棉花滩库区上杭段网箱养殖户转产”。

“实际上是强迫转产。”渔民说,因为通知后明确表示“不转产的养殖户今后造成的一切损失自负”。

“强迫转产”事件发生在7月3日“重大突发环境事件”前一周左右,知情人士透露,由于鱼类对铜离子的敏感程度是人类的10倍,紫金矿业每次排放废水都会被鱼类及时“发现”。为了解除“鱼”这个天然污染检测器,紫金矿业和上杭县政府联手做出了转产的安排。

低成本真相

肇事铜矿位于紫金山脉一隅,是紫金山金铜矿的主体组成部分,也是紫金矿业的主要经营资产。紫金山“上金下铜”,伴随着金矿逐渐枯竭的风险,铜矿逐渐成为紫金矿业的主要利润来源。

2009年紫金矿业集团产铜8.48万吨,与上一年相比增长38%;铜矿业务收入占比10.75%,利润占比已达21.52%。当时全球铜市场震荡下行,紫金矿业铜销售价格同比下降20%以上,但对集团利润贡献并无影响。分析人士说这主要取决于紫金矿业的成本控制。

紫金矿业的整体采矿成本控制均好于国内同行。其黄金矿的开采成本不但低于中国黄金、山东黄金等国内黄金公司,也好于国际五大黄金生产商。

矿产资源并无优势的紫金矿业,何以达到最低的采矿成本?紫金矿业对外宣称低成本源于拥有的技术。紫金矿业说,公司所拥有的堆浸选冶技术、湿法冶金工艺等100多项专有技术和11项专利技术,给紫金矿业在矿产资源开发方面带来巨大经济效益。

然而,随着对突发污染事件的深入调查,紫金矿业的低成本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紫金矿业宣称的所谓技术,始于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大胆采用氰化钠溶液提炼黄金,这一方法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意味着严重污染的产生。虽然后来堆浸技术、湿法工艺在流程上成功打通并成为国家支持技术,但整个系统依然做不到全封闭、无污染,尤其是循环利用系统不能消化所有废水。

上述紫金矿业员工说,对生产中系统循环利用不能完全消化的、后期处理困难的废水,紫金矿业的做法是将其直接排往汀江。而如果按环保标准对这些污染水进行处理,是需要付出高成本的。这种破坏性的污水排放,正是紫金矿业低成本开发的根源。

知情人士介绍,这种行为并非仅存在于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在紫金矿业金矿开采中也同样存在。自1993年紫金矿业开始在上杭紫金山开采金矿以来,紫金矿业对当地环境的污染就没有停止过。上杭百姓在铜矿湿法厂动工之前就不再饮用来源于汀江的自来水,渔民在此期间时有发现死鱼现象。

北京科技大学冶金与生态工程学院教授邹兴说,“湿法工艺、堆浸技术的缺点是效率比较低。”他介绍,堆浸、湿法适用于低品位矿产开采,但效率太低,采用此法是不得已而为之,这也是其无法在全球矿业推广的原因。

当地矿业从业者认为,对于低品位矿的开采,加上高污染的排放,正是紫金矿业低成本利润的来源。

在低成本采矿模式下,紫金矿业快速增长——原本需要高投入消化的污染问题,在破坏性的生产模式下变成了成本优势。这让紫金矿业敢于进入更多在竞争对手眼中无利可图的低品味矿开发领域。

随着紫金矿业可开采矿产品位的不断降低,紫金山铜金矿的可开采矿产储量也不断增多。紫金山因此被称为国内最大单体黄金矿山,紫金矿业也成为中国最大黄金企业。

一个A股、H股同时上市的明星公众公司,何以10余年来以此模式存在并发展?

紫金矿业并非没有受到外来质疑、检查;当地百姓、离休老干部也曾屡次上访,但这一切对紫金矿业的质疑,都在当地政府的斡旋下被推在一边。

上杭县国资委是紫金矿业第一大股东,上杭县政界与紫金矿业管理层之间的通道顺畅。上述知情人士说,上杭政府各部门干部在紫金矿业任职、挂职的大有人在,目前也不少于20人,每人可以领取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年薪。

已经被公之于众的典型代表是现任武平县副县长郑锦兴。2006年8月从上杭县副县长位置辞职后,郑即到紫金矿业任监事;2009年6月,在获得紫金矿业100万股份后,郑离开紫金矿业,回归仕途。

困顿时刻

此次肇事铜矿湿法厂在2009年9月曾收到福建省环保部门的整改要求。据上述紫金矿业知情员工介绍,当时环保部门检查时发现紫金矿业排放大量超标污水到汀江,随即给出了整改要求。

但直至此次突发事故,一年前要求的整改并未完成。

除此之外,2008年紫金矿业接受上市环保审查时,被勒令停产整顿的5家下属公司,直到2010年5月环保部再次核查,整改仍未完成。

2010年5月,环保部发文批评了包括紫金矿业在内的11家存在严重环保问题的上市公司,称紫金矿业7家下属子公司存在不同类型的环保问题。

知情人士说,紫金矿业所有环保问题都与其低成本经营模式有关,而在上杭之外,陈景河亦擅长经营政府关系,这也是其屡犯不改的本钱所在。

如果没有此次突发事故,陈景河或许不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遭到通报后,陈景河还公开表示“很意外”;在事故前一周,当地政府还在主导渔民转产事宜,希望解除“天然检测器”。

这场大雨引发的废水泄漏事故打乱了陈景河的计划,也首次让他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事故之后,陈景河仅有的一次公开露面身形憔悴,称公司遇到了巨大困难,“影响10年难以消除”;抵挡在前线的总裁罗映南“心情沉重”,董秘郑于强担心“对海外收购的潜在影响难以估量”;其他高层同样表达紫金矿业正在遭受巨大创伤,而他们自称已开始反思企业管理存在的问题。

外界不会因为紫金矿业的反思而结束对其追究。调查与处罚之后,关注点已不再是此次突发事件本身,而是还有多少矿山采用这种开采模式并存在这种潜在风险。

紫金矿业没有正面回应外界的此种担忧。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说没有心情关心铜矿湿法厂事件以外的事情;董秘郑于强强调,其他矿山采用的是区别于湿法、堆浸的传统工艺;其矿冶院一名研究人员认为工艺本身并无问题。

这显然是紫金矿业最为困顿的时刻。在国内经营模式正在遭受颠覆的同时,紫金矿业海外扩张也正面临巨大困难。

7月9日,紫金矿业正在准备公告湿法厂污染事件之时,紫金矿业最需要成功的一次海外收购也宣告流产。

倘完成此次收购,紫金矿业将使其金矿、铜矿储量分别增加31%和57%,铜矿储量将居中国首位,并有效延续紫金山枯竭后的发展。

鉴于国内矿山的激烈竞争,以及央企、国企在国内矿山争夺中的天然优势,紫金矿业于2005年开始把未来发展重心放在海外。

在确定海外战略6年后,紫金矿业发现海外扩张同样没有优势。紫金矿业公告表示放弃收购是“要约收购若干先决条件尚未完成”,但拒绝进一步解释。

据记者调查,直至2010年6月25日,紫金矿业决定放弃收购,其申报程序仅走到福建省外经贸局。

2010年的另一海外收购也正面临难产,不过原因不同——此次阻挠因素主要是刚果政府。

污染事件之后,紫金矿业担心未来的收购将有更多不确定性。

紫金矿业2009年总收入209.56亿元,净利润34.47亿元;两市最高市值超过千亿,并曾入选全球市值500强。

海外收购失败和污染事件,对紫金矿业影响巨大。放弃收购后,紫金矿业一周累计跌幅达到18%;污染事件后,紫金矿业A股、H股缩水10%以上……

经营困境之外,陈景河可能要面临司法惩罚。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经济法教研室主任史际春认为,一旦认定其故意排放污水并造成严重损害,企业负责人涉嫌违犯危害公共安全罪,将依法被追究刑事责任。

12口网络配线架

非膨胀型钢结构防火涂料

切边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