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木凉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木凉亭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鸿海夏普合作台媒揭郭台铭不能失败的三个压力

发布时间:2020-06-29 17:42:26 阅读: 来源:防腐木凉亭厂家

郭台铭。台湾《天下》杂志

中新网9月5日电近来,台企鸿海与日本企业夏普之间的合作问题引人关注。台湾《天下》杂志报道,日前,郭台铭对台湾地区和日本媒体谈鸿夏合作时,曾透露说“我有不能失败的压力。”向来强势、霸气的郭台铭一手造就“鸿海帝国”,他从来不曾坦承有“压力”。那么,郭台铭有什么“不能失败的压力”呢?

8月30日。日本战国时代的自由贸易市、大阪第二大城堺市,艳阳高照。

苹果电视的重点基地,全球唯一十代面板厂,堺工厂SDP(Sakai Display Products),厂内大会议厅的正中央,摆着前萧万长、堺工厂新共同主人郭台铭的桌牌。就等活动高潮,郭台铭现身,宣布鸿夏的联合声明。

一小时过了,郭台铭没出现,也没有市场预期的鸿夏联合声明。

事实上,记者会现场没有一张夏普高层的桌牌,似已预告鸿夏仍未达成协议。

只见夏普广报室副参事落合平八郎,被三名日本NHK记者围着。面对《天下》记者询问,“夏普社长奥田隆司,是否和郭台铭见了面会谈?”他连连摇手,不愿评论。

当日,郭台铭其实未和奥田碰面就飞回台湾。隔日一早,他进土城虎跃厂开会到深夜。关于会谈状况,鸿海及夏普都强调持续协议中。

“我有不能失败的压力,”郭台铭对台湾地区和日本媒体谈鸿夏合作时,曾透露。

郭台铭强势、霸气,造就鸿海帝国。他从来不曾坦承有“压力”。

郭台铭有什么“不能失败的压力”?

压力一 不想只当出资者

事后,奥田社长对《日经》透露,鸿海重视综合的事业经营合作,希望在手机、电视面板上强化合作,一起在世界发展事业。

但夏普则以“资本合作”为首要。因夏普债务高达1.25兆日圆,包括3600亿的短债,及2013年到期的2000亿可转债。至今年6月底,夏普的现金、应收帐款,已不足以支付短期债务。

鸿海9.9%入股的资金,在明年3月底前履行即可,因此鸿海不急。但拖久的不确定性,让夏普股价一路下滑。

从3月底公布鸿海入股,夏普股价,从鸿海认购的550日圆,一度跌至最低的164日圆。8月30日,郭台铭没现身,隔日又跌到198日圆,只剩认购价的三分之一。

早鸿海一步、先公布半年报的鸿准,因认列夏普账面亏损21亿,第二季由盈转亏。

8月31日深夜,鸿海公告了半年报,认列夏普投资损失达45亿。但七月已回冲,影响不大。

郭台铭不想只当单纯的出资者。他打心底想和夏普有更全面的品牌、营销合作,欲以大股东之姿,在夏普董事会平起平坐。

如果鸿海花钱却无法有发言权,精明的郭台铭,自然很难接受。

经营方向上,夏普当然不愿让一家台湾厂置喙。但鸿夏一天没有共识,钱就不进来,夏普更无法说服日本银行团继续融资。只好力行达5000人的裁员计划、公布新一波退休计划,努力挽救经营体质。

郭台铭要外界不要一直聚焦在入股夏普的价格,“我们要坐下来谈,谈如何合作才能改善夏普的经营效率,”郭台铭强调。但双方期待的合作面向,显然有落差。

压力二 台湾地区与日本合作的指标案形象

这回,萧万长带团访日。在萧万长一行人,会见日本标竿企业NEC,以及日本政经界要角,如前首相麻生太郎、前首相森喜朗、产经大臣枝野幸男时,郭台铭都现身。

这动作,加深外界对鸿海与夏普合作,已成台湾地区与日本合作指标案的印象。

期间,郭台铭一面仍和夏普高层协议,另一面未正式签约就先公布,和日本另一亏损13亿美元的电子厂NEC技术合作,将出资买NEC面板专利。部份岛外媒体形容郭台铭为“日本电子厂的救星”。

甚至,在邀请萧万长到堺工厂午餐简报时,席间还邀来堺工厂的地方父母官大阪知事。郭台铭借力使力,铺陈鸿海在堺工厂深入经营的态度。

过去,台湾企业、官方不断提及,台湾地区与日本合作抗韩,是最好的合作伙伴。但实际运作上的难度,其实很高。

以鸿夏案来说,双方有太多地方需要磨合,从企业文化、领导人性格的落差等。

“台湾企业和夏普合作,对夏普的冲击是有的,信任感还没建立好,”坐在从堺工厂回大阪市区的地铁上,一名在夏普工作9年的经理级员工坦言。

这名员工,曾参与鸿夏在成都厂的合作案,亲眼目睹郭台铭的真实性格。

“有一次,台湾、日本高阶干部在开会,郭董事长突然开门进来,对着台湾副总们破口大骂。这在日企几乎不会发生,我算是开了眼界,”他说。

夏普是一家有传统、重伦理的企业,过去是终生雇用制的奉行者。从经营层到员工,都习惯稳定、按部就班。

但环境的巨变让夏普落队了。打破了终生雇用制,开始裁员。他话锋一转,“夏普其实心里清楚,全靠自己打世界战是很艰难的。鸿海的确能帮忙夏普,只是需要时间调适,”这名员工说。

对讲求效率、速度的郭台铭,或许当初也没想到会拖那么久。如今资金的“拖”字诀,可能反变成郭台铭逼夏普决定的方式。

压力三 不只要厂 还要技术

就业务面,郭台铭看中夏普技术,夏普则需要鸿海当出海口。

根据日本电子信息技术协会公布,今年上半年,日本平板电视出货量和去年相比下滑近70%,剩下346万台。景气差,就得往海外走。

夏普总部,位于大阪市南端的西田边地铁站附近。创办人的褐色铜像,就立在一楼大厅。这家“日本液晶技术之王”,虽是日本市场冠军,但出了日本,在海外就遭韩系三星、LG夹杀。一路从海外,杀进夏普的大本营日本市场。

傍晚8点,记者走进大阪难波车站附近,一家大型电子商城Big Camera。

夏普60吋、日本制造的Aquos液晶电视,一台含税卖19.8万日圆(约合新台币7.5万),就放在电梯上来的显著位置。但卖场人员却透露,“上周,一台都没卖掉。”

民众仍买32吋到40吋居多,“且买LG、三星的人很多。”年轻的日籍店员,不能透露销售数字,但坦言,像三星的产品性价比高,威胁夏普。

夏普的面板多半供应自家产品,产品销售下滑,急需开拓其它客户当出海口。

日前,才传出鸿海将索尼、Vizio的订单带入夏普。

“鸿海有很广大的客户群,”SDP的控股公司SIO(Sakai International Operations)会长、鸿海消费电子产品事业群总经理林忠正说。

大、小眼球 全看夏普

鸿海组装生产的3C消费性电子产品,占全球四%,正是夏普面板急需的出海口。

就鸿海来说,郭台铭需要夏普的技术,来应援苹果和三星对抗。

据了解,鸿海内部正在进行“大眼球、小眼球计划”。

“小眼球”就是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平板计算机。“大眼球”是AIO(all-in-one)计算机、移动电视、智能电视、医疗用监控器、电子广告广告牌。也就是郭台铭曾在6月份股东会上,提出的“八屏一云”。

“大、小眼球用到的面板,背后都需要夏普的技术支持,”市调机构WitsView表示。

譬如,鸿海在四川成都的中、小尺寸面板厂,就有夏普的技术移植,支持苹果的行动装置产品。

未来,支持苹果电视在内的大眼球计划,更是郭台铭入股SDP堺工厂的目的。

日前,《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指出,日本电子业的衰落,是因过度着重工艺技术,而远离了市场节奏和消费者。

日本对“匠精神”的推崇,反让自己走上孤峰。而鸿海的角色,像是帮拥有工艺的“匠”,重现江湖的助攻手。

如今,鸿海和夏普仍在磨合。郭台铭的压力,会转成推动夏普跨向鸿海的吸力,或反将夏普推开的推力?外界期待两家企业领导人的合作智慧。

成都活动案例

成都年会策划公司

成都会议会展公司